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

【中国梦大国工匠篇】伍成俊:一个与复古“杠上”的制陶人

       2014年至2016年,吉州窑的兔毫盏、黑釉彩绘如意云纹梅瓶、木叶天目盏连续三年荣获中国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金奖。这些作品出自于一位“大隐隐于市”的制陶手艺人,名叫伍成俊。之所以能取得如此荣誉,主要是这三件作品都遵循了仿古的原则,古吉州窑文化博大精深,而伍成俊就只做了一件事:在工艺上将古代吉州窑陶瓷的韵味与境界原汁原味地呈现出来。

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,伍成俊甘愿去吉州窑当地的山上、田野、河边找制釉原材料,去这些地方偏僻、路很难走,需耗很长时间。但他不顾辛劳,坚持不懈,却从不去其他地方买现成的成熟釉。“你缺买釉的钱吗?”记者有些好奇。“不是,我制陶一直坚持做土釉烧制,要用吉州窑本地独特的天然原料,这些原料只能在山上或田野里找得到。而成熟釉可能是用化工原料做的,我用起来不放心。”伍成俊解释起其缘由来声音不大,却力道十足。

在制作兔毫盏过程中,伍成俊遇到的难题不小。古吉州窑历史上没有制釉配方相关文字记载。所以在制釉的研发上,没有先人经验指路,只能自己研究摸索。他历时八九年,利用本地的矿土资源,经过千百次的工艺实践,在烧制过程中凭借自己经验和直觉调整温度与火候,在浪费了难以计数的原料后,终于将成品烧制出来,在中国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一战成名。

刚开始决定投身于制瓷事业的伍成俊却没有获奖时那般风光。当他2009年举债四五十万,决定在吉安县永和镇创办烧制吉州窑特色陶瓷的企业—吉安县永和古窑陶艺坊时,身边的亲戚朋友都“好心”劝他:“吉州窑还没有很大影响力,你的名气也不大,即使瓷器烧得再好,也很难赚钱,恐怕连生计都会成问题!”但伍成俊却不因此而动摇,他觉得做烧制瓷器这个行当至少能维持温饱,更重要的是,他下半辈子只想与吉州窑结缘,去发扬古吉州窑的特色,这样活得才有价值。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,与伍成俊的成长经历有关。

幼时的伍成俊,在画画、书法等方面无师自通、天赋秉异。成年后他选择的工作都与艺术有关。2004年是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,他应聘去吉州古陶瓷研究所工作,于是,打开了他与吉州窑瓷器结缘的大门。当他在展厅里欣赏到那些有厚重历史感和文化底蕴的陶器时,瞬间就被其打动和吸引。从此以后,他一有空就看相关资料,去室外找瓷碎片研究。向所里的专家老师们请教,在学习一段时间后,他对黑釉原料的选择、烧制瓷器方向性的把握等有了大概印象,不仅如此,他的思想也得到了升华,心里有一个强烈的愿望:吉州窑有着1200年的历史,是中国现有保存完好的古代名窑遗址之一,也是中国古代黑釉釉瓷生产中心之一,其中木叶天目盏是古吉州窑绝无仅有的特色品种。所以作为本地手艺人,有责任通过自己的努力,重现古吉州窑陶瓷的光芒。

在他凭借兔毫盏作品荣获金奖的2014年,也是江西吉州窑在全国甚至是世界范围内站稳脚跟的一年。在这一年里,吉州窑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,吉州窑遗址获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。从此,终于可以让世人更多地了解这座古窑的千年独特风情。

在伍成俊脑海里,一直想的还是怎样去追古溯源。“我计划今年底做一个柴窑,用柴窑烧制瓷器。现在用的都是汽窑,使用天然气做燃料,虽然很方便,但烧出来的作品总感觉缺少点什么!”“为什么?”记者有些纳闷。“用汽窑包括用电窑,虽然技术要求低一些,但窑变的可能性更小,也更难有意外收获。而柴窑不同,从技术上对气压、温度等因素要求更高,虽然很容易浪费材料,但窑变可能性大,更会有意外之喜,这才是吸引我的地方!”伍成俊介绍道,要出精品、孤品,就要用柴窑,烧出来的作品贴近古代吉州窑的本质,因为古代陶瓷就是用柴窑烧的。

即使是获奖精品,伍成俊总还有不满意的地方。他觉得没有作品是完美的,总有改进的空间。与古代吉州窑瓷器相比,他自认为有很大的差距,这也是他以后努力的方向。他正在做另一个吉州窑特色产品——玳瑁斑窑变釉系列作品,目前雏形已出,他准备带着这个作品参加今年十月份举办的第14届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,力争四连冠。而这并不是终点,伍成俊笃定:下半辈子,和烧制吉州窑陶瓷这件事“杠上”了!(记者:张洋)

★★澳门网上赌博网址大全-澳门在线网络赌博平台-澳门赌博网络大全-双峰房地产

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IQ2QSp5tQ'></kbd><address id='IQ2QSp5tQ'><style id='IQ2QSp5t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Q2QSp5tQ'></button>